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家庭圆满


「妈妈,我去上学啦!」

  「路上注意安全,记得让你爸开车别那么赶。」「知道了!」

  怀里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目送着儿子和老公一如往常般风头火势的赶往学校和公司,陈娴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每当这个时候陈娴都会感慨现在生活水平的来之不易。

  老公杨悦在读大学时就和陈娴结了婚领了证,当初年轻时对爱情的盲目促使两人不顾双方家庭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在还没毕业的情况下私定终身,后来离开学校迈入社会后不久陈娴就怀孕了,对杨悦来说初出茅庐的他本就举步维艰,现在更是所有压力和责任都背负在自己一人身上,陈娴当时也打算孩子暂时不要了,但是杨悦还是肩负起了这个责任。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当初想要过的生活一步步的实现了,家里也步入正轨走上小康化生活,不仅在市内买了套房子和一辆车,而且陈娴一家子也迎来了第二个爱的结晶,那段艰苦的岁月的终究是熬了过来。

  收拾了下心情,陈娴抱着孩子来到客厅开始准备给孩子喂奶。

  没喂多久就听到开门的声音,陈娴知道父亲回来了。

  「爸,今天怎么那么早回来了,往常你不是都晨练到八九点才回来吗?」「哎,别提了老赵那家夥说好今天和我去爬山的,结果今天居然爽约了,我那个气的哟!」

  看着矮了自己大半个头的父亲捶胸顿足十足小孩子的模样,陈娴不禁嗤嗤的笑出声来。

  「小娴,你还笑话我!」

  冷哼一声扭头便进了自己房间生闷气去了。

  望着父亲离去的身影,小娴只能无奈的轻叹一声。

  父亲杨莽是最近才从老家搬过来住的,也是为了帮忙照顾孩子。

  老莽这人是个直性子,在老家又住惯了,这刚来新家没多久虽说凭着直爽的性格很快就跟左邻右舍的同辈人打成一片,但在家里时不时还会闹点小脾气,整个一孩子似的。

  小娴也没多说什么,继续给喂孩子奶。

  没多久喂完孩子后准备给孩子换尿布时,老莽从房间里出来了。

  「小娴呀,我刚才没生你气的意思,我刚才语气重了点,你别往心里去。」生完闷气的老莽似乎觉得自己刚才话重了点,所以纠结了一阵不得不拉下老脸给闺女道个歉。

  「爸,没事我没往心里去。」

  小娴一边劝慰这父亲,一边准备给孩子换尿布。

  搓了搓双手,老莽看着小孙子那可爱的脸蛋,越看越喜欢怎么也看不腻。

  想当初大孙子杨志出生时,老莽也打算过来带孩子,可杨悦和老莽还在为结婚的事情闹着矛盾,两父子性子都是倔脾气最后还是没来成。

  老莽这些年来一直感到很愧疚没能在儿子最难的时候帮忙,所以这次杨悦主动提出让老莽来城里帮小娴带孩子,老莽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要不我来给这小崽子换吧。」

  话还没说完老莽就伸出双手就去搂孩子。

  「没事,我自个来就行了。」

  小娴是知道父亲的急性子的平常孩子能自己带都自己带,尽量不劳烦父亲,所以连忙一个侧身准备让过父亲的双手。

  说时迟那时快,孩子是没给老莽抱过去,但老莽的一只手却搭到了陈娴的一只乳房上。

  感受到来自手掌上那光滑的皮肤和一坨沈甸甸的浑圆,老莽情不自禁的抓了抓。

  陈娴也给惊到了,那陌生的大手托着自己的半边乳房,居然还抓了两下。

  「手感怎么样?」

  见父亲居然还不撒手,小娴打趣的问道。

  「挺好!」

  父亲似乎也懵了还没反应过来。

  回答了小娴的话的老莽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荒唐事,连忙把手抽出来。

  「小娴,我,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爸,那是啥意思呀?」

  老莽顿时被问的百口莫辩,此时哭丧着脸的老莽估计也是窘迫的不行,赶紧找个借口说肚子不舒服跑向厕所躲起来。

  小娴也没想太多,父亲的性子就这样,她也不好说什么,也不会为了刚才的事情生父亲的气。

  忙碌完孩子和家务的事情,小娴暂时也闲了下来。

  要说这幸福的生活里有什么不足的,除了这孩子气的父亲还有就是跟丈夫的房事不怎么和谐,虽然自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但因为丈夫的尺寸问题,在一直以来的夫妻行房中小娴就不曾满足过。

  以前生活压力大,所以这方面一直忽略了,现在日子安逸了下来,小娴性方面的需求反而感觉更大了,但小娴从不在丈夫的面前表现出来,只是自己默默的忍受着,无奈的是最近闲下来时感觉越发难耐。

  自从小娴怀了二胎后直到现在自己都不曾跟丈夫在床上恩爱过,只能每天通过自慰来解决那日益饥渴的肉体和空虚寂寞的心。

  如往常一样把孩子安顿好后,小娴就急不可耐的回到卧室准备开始每日的自慰活动。

  慢慢的陈娴就不自觉呻吟出声来,往常这个时候父亲是还没有回来的,所以陈娴也没多少顾忌,家里没人只要声音不要太大就好了,浑然忘了今天父亲提前回来了现在还躲在厕所呢。

  这时躲在厕所一段时间的老莽因为听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这时又跑了出来,仔??@ ?这不是小娴的声音吗?蹑手蹑脚的不自觉就来到了陈娴房门口附近,老莽发现房门居然虚掩着。

  老莽的心怦怦直跳,早在十几年前老伴去世后就再也没接触过男女之事,大大咧咧的老莽也从来没在别人面前提起过有这方面的难处,但只有老莽自己知道自己心里的那一团火,每当半夜时都烧的厉害,这十几年来自己都是在苦苦压抑着,在老家时还好就自个一个人住,周边认识的邻居多半是留守的老人,每天闲着无聊瞎侃日子也就这么过了,但自打来到城里后,见识了城市生活中的红灯酒绿,来来往来的人群都是些打扮时尚的小年轻,老莽的心里就越来越不淡定了。

  今天更是无意间听到了闺女小娴的娇喘呻吟,心乱如麻的老莽鬼使神差的凑到门缝前偷偷的往里看去。

  小娴此时正坐在床上,岔开曲起的双腿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小内裤,一只手撑在床上,另一手正轻轻的在小穴的位置上隔着内裤揉动着,两眼微眯带着些许迷离的目光,小嘴时不时吐露出几声曼妙的呻吟。

  老莽细细的打量着小娴的身姿,小娴实在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拥有着一米七三的高挑身材,平时和一米八几的杨悦站一起端的是金童玉女,一双美丽灵动的大眼睛配着一张我见犹怜的面容更显得无可挑剔,而且因为小娴年轻时在健身房做瑜伽老师的关系身形线条更是完美,即使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但依然保持的很好。

  值得一提的是小娴的胸部,年轻时就已经达到D罩杯胸部在孕育了两个孩子后更是成长到了E罩杯的程度而且非但没有因为年龄的关系开始下垂反而因为一直坚持健身和孕后体型恢复的训练使得硕大挺拔的胸部在小娴的身上也看起来依旧匀称协调,但下半身与上半身那协调的身型对比起来却尤为不同。

  小娴虽然常年健身但却一直甩不掉臀部那肉乎乎的大屁股,这也是小娴一直以来的心头病,所以平时着装都是穿牛仔裤让大屁股收紧的小一些,可肉乎乎的大屁股在紧绷的牛仔裤包裹下显得更为突出,又圆又挺的大屁股和纤细的腰肢形成强烈的视觉冲突。

  床上的小娴因为自慰的关系早已把牛仔裤脱了下来,白色的小内裤完全不能包裹住那肉乎乎的大屁股,在大屁股的衬托下内裤遮住的阴阜更显的尤为突出,而小娴的上半身也只留了一件素白的吊带背心。

  站在门缝边偷窥着小娴的老莽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呼吸也开始粗重起来,胯下裆部处也慢慢开始鼓起。

  随着时间的推移房里自慰的小娴迎来了第一波高潮,悠长挠人呻吟尾音在房间里回荡着,小娴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似乎对单纯的用手来自慰并没有让自己得到满足。

  在第一波高潮的余韵过后小娴便下了床趴在地上把上半身伸入床下找起东西来,只露出下半身在外面,刚好正对着门口的方向。

  肉肉的屁股在小娴弯腰的作用下看起来更大了,老莽看到这大大的肉屁股猛地哆嗦了一下,胯下的鼓起似乎更大了几分,似乎也感受到了自己下体的不安分,老莽不得不伸出一只手紧紧得捂住裆部就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不那么亢奋似的。

  没多久小娴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重新回到床上岔开双腿摆出刚才的姿势。

  老莽这时才看清小娴手里拿着的两样东西,一个是有些像阴茎一样的物品,一个是像椭圆鸡蛋的东西连着一根线后面接着一个小小的遥控器,乡下来的老莽并不知道这两样东西是啥,但接下来小娴的使用让老莽直到这两样东西是干什么的。

  事实上小娴拿出来的东西一个是跳蛋一个是振动棒,都是用来增强自慰体验的,平时小娴也很少用到,但今天似乎感觉格外的饥渴,心里想到或许是因为胸部给父亲不小心摸到的缘故吧心里不住的骚动,所以不得不掏出这两个杀手锏。

  小娴先是启动了跳蛋隔着内裤来回扫动着阴部,但总感觉这如同隔靴搔痒般并不能让自己满足,索性把那白色的小内裤也褪了下来,这时小娴完整的阴部就这么毫无保留的暴露在老莽的视野之下。

  老莽这时瞪大了眼睛,胯下的膨胀似乎也到达了极限,老莽终究是没能忍住,本来捂着裤裆的手不知不觉移开了,反而伸进裤裆里把阴茎掏了出来,掏出阴茎后就开始急不可耐的撸动起来。

  那是一跟粗的离奇的阴茎,不仅粗而且长,整根阴茎的长度达到了十五厘米,但那夸张的直径让整体看起来并没有那么长而是显得极为粗大,更奇怪的是拿龟头处竟然跟茎身一样粗而不是像常人一样龟帽呈伞状多出茎身一身部分,整个阴茎看起来就跟杯子一样。

  小娴一点都没觉察出门外的动静,依旧沈寂在跳蛋自慰的快感中,阴部的淫水越流越多,时不时小娴还会换成振动棒插进阴道抽插几下,最后小娴干脆双管齐下,整个身体躺倒在床上,一手跳蛋按在阴蒂上一只手摆弄着振动棒在肉穴中来回搅动。

  在跳蛋和振动棒的双重刺激下,小娴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下身腰肢也开始扭动起来。

  门外的老莽撸着阴茎的速度也随着小娴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快。

  「去了,去了,要丢了!」

  很快小娴就迎来了第二次高潮,这一次小娴直接兴奋的喊出声音来。

  高亢的声音也刺激了老莽,紧跟着小娴的高潮的结束老莽也憋不住射了出来,白色的浆液从奇怪阴茎的顶端喷涌出来,溅落在房门前,阴茎射完之后居然没有萎靡下来,阴茎似乎经过这次射精后变得更加长了,那奇怪的龟头居然神奇的变大了不少。

  释放过后的老莽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干了蠢事还是在闺女的房门前,也顾不得这没有半点疲态的阴茎还在那高高耸立,低头看了看脚底下一滩白色液体,老莽急忙脱下外套来把痕迹擦干净。

  这时尽兴过后的小娴才稍微清醒了些,察觉到门外似乎有些动静,下了床开始向门口走去。

  老莽看到小娴向这边走来立马吓得不轻,赶紧加快了擦拭的速度,没等小娴靠近老莽就瞬间灰溜溜的跑了。

  小娴来到门口才发现自己忘了锁门,赶紧探出脑袋看看门外什么情况,结果啥也没看到,正寻思着是不是自己刚才太失态了神经过敏,正准备关门时不经意间看到门上星星点点的白色液体在门上往下滑落,小娴整个脑袋一怔这才想起父亲今天提前回来了,躲在厕所呢,刚才自己自慰的时候声音又没怎么克制,加上这门上的白色液体,难不成!想罢小娴整个脸都红了,连忙把门关上嘴里不禁咕囔到「这坏老头,怎么这样!羞死人了。」。

  傍晚偷偷跑走的老莽终究还是回来了,估摸着没留下什么痕迹的老莽干脆装作啥也没发生,回到家里和家里人打了声招呼就躲房里去了。

  只有小娴知道今天发生了啥事也没打算戳破,杨志和杨悦还纳闷着老莽今天怎么啥事也没折腾直接就回房了。

  当晚小娴和老莽这各怀心事的两人都在床上辗转反侧,这注定是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

  淩晨三点,这本是人们熟睡正酣的时候,但小娴却怎么也睡不着。

  一想到今天自己自慰时的淫荡模样居然给父亲看到了就感到羞的不行,更可恶的是父亲居然躲在房门前边看着自慰的自己一边手淫起来还射在了房门前,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这坏老头,边想着不知不觉下体居然有点微微湿濡。

  始终无法入眠的小娴最后打算去厕所里解决自己无法遏制的烦躁。

  轻轻的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卧室,回头望了望像头猪一样睡死在床上的丈夫,小娴无奈的叹了口气,谁让自己的丈夫完全不能让自己满足呢,二胎之后房事的问题也再没提起,使得自己苦苦忍耐心里的折磨与身体的空虚。

  满怀心事的小娴不知不觉来到厕所附近,这时小娴发现厕所居然亮着灯,渐渐的小娴放缓了步伐走近厕所,震惊的一幕出现在自己眼前。

  厕所门大开着,父亲一只手正拿着今天小娴自慰时穿的白色小内裤使劲的嗅着一脸的迷醉,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肉棒正快速的撸动着。

  原来老莽今天在偷看了小娴自慰自己射精后,肉棒不仅没有萎靡下来,而且更加坚挺,甚至龟头也变的比最初的还大变得像个兵乓球似的,肉棒的长度也更长了一分,老莽逃跑之后发现了这个问题,却怎么也没法子让肉棒消停下来,一直到半夜,饱受折磨的老莽偷偷来到厕所。

  本来老莽只打算自己手淫一会估计能解决,但残酷的事实是无论如何,肉棒只是难受的勃起,无论怎么撸动都没有射精的感觉,直到老莽无意中看到了小娴今天自慰后放在厕所洗涤间的白色小内裤,仔细看那上面居然残留着小娴的爱液,望着小娴的内裤,老莽胯下半天没反应的肉棒居然狠狠的上下颤动起来,老莽知道只有通过小娴的内裤才能让自己的肉棒的到解脱,接下来发生的就是小娴所看到的那样。

  此时小娴的脑海已经完全被父亲那巨大的肉棒给完全占据了,非常的大,虽然不是很长但是很粗,那大龟头更是大的刺眼,不知不觉自己的手就伸到小穴处开始抠挖起来,青葱的手指很很顺利的插入了小穴处,原来小穴处早已经如同洪水泛滥般的不堪了。

  两人就这么默契的无声的在一同自慰着。

  两人都还知道现在是半夜不能发出声音,所以格外的小心。

  老莽在有着小娴内裤的刺激下很快就忍不住射精了,肉眼可见的两粒大卵蛋在剧烈的收缩,肉棒在快速的颤动着,大量的精液剧烈的喷涌而出。

  小娴看到父亲剧烈的射精自己也忍不住高潮了,淫水大量的溢出,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小娴的目光一直没离开父亲的大肉棒,本以为射精后应该软下来的肉棒反而变得更长,龟头已经膨胀到如同鸭蛋般的大小,那巨大坚挺充满活力的肉棒让刚刚欲火有点下降下去的小娴变得更加高涨,本已停下抠动的指头又继续抠动起来。

  老莽也没有挺下来的意思,继续撸动着那重新焕发活力的肉棒,老莽知道这是小娴内裤害的,但是已经停不下来了。

  一次次的射精的老莽,一次次高潮的小娴,也不知持续到多久,天亮前两人都相继回到各自房间,就好像昨晚什么也发生一样,只剩下小娴的内裤残上留的精液和小娴走后走廊上留下的一大滩淫水证明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小娴在最后离开时走的匆忙居然没留意到地上淌着的那一滩淫水,老莽把最后一次射精射在小娴内裤上后也停了下来,回房间的路上老莽发现了地上的那滩液体,凑近闻了闻发现居然是小娴内裤上的味道,昨晚自己手淫时难道小娴她!

  想到这,老莽也知道自己昨天偷看的事情可能被小娴也发现了,但是小娴的反应和昨晚发生的事情让老莽知道,事情没有往坏处发展而是往自己都没有遇见到的方向走去。

  (二)

  白天,家里上班和读书的人都离开了,反常的是老莽居然没有去晨运骑单车,而是呆在家里看起了电视。

  小娴也发现了老莽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的离开,心里不禁想到昨晚的事情,难道昨晚的事情给父亲发现了吗?心里不禁怦怦的剧烈直跳。

  强自压下心里的躁动与不安,开始了一天的任务,开始给孩子喂奶。

  像往常一样的喂奶的行为,却引来父亲的频频目光。

  显然老莽的心思完全不在电视上,时不时就瞄向小娴那露出喂奶的巨大乳房,望着那饱满的胸部时不时从小孙子嘴边露出的一点嫣红,想想着那饱含乳汁奶水的乳房正被小孙子一个人享用着,老莽不禁咽了咽唾沫,下身又开始不受控制的膨胀起来。

  感受到父亲的目光小娴也有点坐不住了,平时很简单的喂奶,反而感觉坐立不安,特别是看到父亲有时盯着自己露出的乳房不停的吞口水,又感受到孩子在乳房边不停的吸吮着奶头,顿时感到乳头处有了另类的瘙痒感觉,隐隐的还有一阵阵的快感传来,小穴又再次开始泛滥起来。

  上身的刺激下身的饥渴和空虚进一步的刺激了小娴,很快小娴的目光就变的迷离了。

  老莽也发现了小娴的异样,老莽感到更加兴奋了肉棒感觉硬的更加厉害了,两人心照不宣的都没点破。

  小娴发现喂饱孩子后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赶紧整理好衣服开始安顿好孩子开始做家务。

  老莽见小娴把衣服盖上后目光依旧没有移开而是随着小娴走动做家务而转移到小娴的屁股上。

  小娴即使在家里也是时常穿着牛仔裤的,即使穿着牛仔裤屁股依旧显得很大而且更挺更翘,随着小娴做家务时的走动和时不时的弯腰,屁股在牛仔裤的作用下挤来挤去,因为感受到父亲刺眼的目光,有时小娴在下蹲时还会晃动臀部,上下摆动腰肢。

  在父亲的目光下下身瘙痒的厉害无比,实在忍受不了的小娴急匆匆的昨晚家务就上楼回房间自慰去了,临走前还刻意和父亲说一声自己上去休息了。

  老莽心领神会的回了一声,心里断定小娴也有和自己一样的心思,所以小娴上去没多久也偷偷跟了上去。

  这一次小娴卧室的房门依旧开着小缝没关上,老莽立马猜到小娴这次是故意打开的,探头往房里瞧去,发现小娴这次居然完全赤裸的躺在床上正抠挖着小穴,嘴里发出阵阵娇喘。

  老莽立马掏出自己的大肉棒开始撸动,为了看的更清楚,老莽干脆直接完全打开了房门,就这么站在房门前让自己的大肉棒完全展露出来给小娴看到。

  小娴也看到父亲就这么站在门前撸动着大肉棒,也没有言语,只是把目光停留在父亲的肉棒上脑子里幻想着这大肉棒要是进入自己身体到底会多厉害,眼睛就再也移不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扣动的更加厉害。

  感受着父亲正大光明的「视奸」,小娴越发的兴奋很快就感到高潮的来临,一股清泉从小娴的小穴中喷涌出来,自己居然潮吹了,而这还仅仅是被父亲看着就成了这样,潮吹的瞬间小娴终於压抑不住嘴里吐出两个字:「父亲!」老莽听到小娴居然在高潮的时候喊自己,脑海里的思绪轰的一声炸了开来,什么人伦禁忌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瘦小的身躯却爆发出如猎豹般的速度冲到床上,一把趴在了小娴身上。

  小娴只来得及惊呼了一声嘴巴就被父亲的嘴巴盖住了,一根粗糙的舌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撬开了小娴咬紧的牙齿搅动着小娴的舌头,时不时老莽还会吮吸一下,浓密的口水在小娴和老莽的嘴里流动着,小娴原本生涩的舌头在老莽的带动下也灵活的搅动起来,时不时还会伸到老莽嘴里搅动一下。

  两人就这么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地点的在床上忘情的深深舌吻着,直到两人都气喘嘘嘘才停了下来。

  经过一轮激烈的舌吻小娴也稍微冷静了下来,望着老莽一脸意犹未尽的神情,小娴轻声的说到:「爸,我们不能这样子。」

  「可我忍得好辛苦,我不能再忍下去了,我要得到你!」小娴的话刺激到了老莽,可老莽已经被欲望完全冲昏了头脑,只想完全占有小娴的肉体。

  话刚说完,立马一只手抄起肉棒开始对准小娴的肉穴准备插入。

  小娴见父亲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立马大急,心底深处小娴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背叛丈夫的,而且对象还是自己公公,本想动手阻止父亲,可刚刚的潮吹高潮和一阵剧烈的舌吻早已使得小娴全身酸软无力,此时正能徒劳的一遍一遍的喊着不要,希望能唤醒父亲。

  可老莽早已什么都听不进去了,硬着头皮把肉棒对准小穴口按了上去,老莽估摸着小娴刚高潮了一轮潮吹了肉穴肯定很湿能顺路的一插到底,结果肉棒顶上去才发现完全插入不了。

  小娴那生育了两个孩子的阴道口和老莽那粗的离谱的肉棒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老莽见一次没能成功干脆把小娴的双腿岔开到最大,把小娴的肉穴完全凸显出来,这一次的插入依旧没有成功。

  但老莽依旧没有放弃,而是一次次的加大力度顶入,最后还把小娴弄疼了也没插入。

  小娴原本已经放弃挣紮了,万万没想到父亲的肉棒因为太粗居然没能插入,内心真是又是庆幸又是可惜难过。

  老莽最终不得不放弃,眼里慢慢的失落,感觉整个人都憔悴了很多,整个人都怔怔的呆在那,跪坐在床上。

  小娴看的也不由得一阵心痛,连忙出声劝慰:「爸,你别灰心,虽然我们之间不能做爱,但是我会想办法满足你的!」

  老莽心灰意冷的道:「这插都插不进去还怎么满足。」「我在网上有看到很多方法的,不试试怎么知道。」说罢,小娴就开始动身,不再躺在床上而是趴在老莽跪坐的身前,伸出双手握住父亲的肉棒。

  两手握住父亲的肉棒,小娴不急着撸动而是认真的看着,一边观察一边够受从父亲肉棒上传到手上的感觉。

  很热很烫,非常硬,而且很粗,粗到一只手都不能完全握住,怪不得父亲插入不了自己的小穴,而且那龟头和自己平时网上看到的完全不同,龟头和阴茎一样粗,整个就像一个筒子一样,昨晚明明看到父亲的龟头很大的,现在却是这个样子,阴茎时不时还会抖动一下,那脉动的感觉让小娴感到全身发颤,脑海中不自觉的对比起父亲和丈夫的肉棒,更觉得父亲的肉棒是如此的厉害,想着想着手上也开始撸动起来。

  感受到来自小娴双手的抚摸和撸动,老莽感受到自己平时手淫时完全不一样的快感,低头看着小娴的面容,想着自己的媳妇居然给自己撸肉棒,全身都在打着哆嗦。

  在小娴的双手抚弄下,老莽没坚持一会就射精了,连续好几发的喷射后才射精结束,白色粘稠的精液全射在了小娴的美丽的脸庞上和项颈锁骨上一直往下流到乳房和乳沟处,使得小娴看上去更加淫荡妩媚。

  射精后的肉棒变得更长了,龟头神奇的发生变化变得更大达到了乒乓球的大小,望着这父亲神奇的变大的肉棒小娴心里越发的躁动,脑海里闪过让自己肉穴吞下这大肉棒的想法,可很快小娴就意识到这变得更大的肉棒更不可能插入自己的小穴了。

  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渴望,小娴更加卖力的撸动肉棒,一手撸动一手不停的握住龟头搓动,以此来刺激父亲。

  感受到小娴手上的力度加大,老莽很激动,可一想到这肉棒这么大以后更没机会插入小娴的肉穴,老莽就越发的丧气。

  这一次小娴撸动了许久,但是老莽的肉棒一点动静都没有。

  老莽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感觉继续下去自己的肉棒也得不到释放只能无奈开口说到:「小娴,要不就这样算了。」

  小娴一听不乐意了:「我不,我一定能让你这坏东西消停下去!」看到小娴的坚持,老莽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没多久,小娴就停了下来,这手都酸了可父亲的肉棒还是已经坚挺如初,一点射精的反应也没有,脑中又想到如果是丈夫早就已经在自己的抚弄下丢盔卸甲缴械投降了,可父亲的肉棒还是依旧坚挺,轻轻咬了咬嘴唇内心一番挣紮后小娴打算用网上看到的口交的方法来让父亲满足。

  老莽看到小娴突然停下来,本以为小娴打算放弃了,正准备起身时,突然一股温润的感觉包裹了自己的龟头,感觉实在太舒服了,面对突出起来的袭击老莽不禁发出声来。

  小娴听到父亲发出的声音知道父亲对这个口交很有感觉,不禁心里泛起一丝得意,那被自己含在嘴里的龟头很大很烫,时不时龟头还会一阵阵的颤动,因为脸靠的近的缘故,父亲肉棒上的味道很浓,塞满了小娴的整个鼻子,虽然味道很奇特但很好闻,嘴里都是父亲肉棒的味道,清楚的感受这个味道和嘴里的跳动的肉棒,肉穴的蜜汁流的更厉害了,小娴很快习惯了并喜欢上了这个肉棒上的味道,嘴里的灵巧的舌头不断的扫过父亲的冠状沟和龟头表面,时不时还把龟头吐出来舔弄着龟头上的马眼,然后再次把龟头吞下含住。

  来回几次之后老莽的感觉越来越高涨,但总感觉还差一点,忍不住出言道:

  「小娴!再深一点好吗!」

  小娴听到父亲的话很顺从的用力让嘴巴尽量含住肉棒多一点,老莽也配合得让肉棒开始往小娴的嘴里挺动起来,虽然小娴已经尽量往下吞了,可父亲的肉棒实在太粗太长了还有一部分实在吞不下,龟头已经深入到抵到小娴的喉咙了。

  看着小娴一点一点的吞入自己的大肉棒,老莽感觉就差临门一脚了,大喊了一句:「吸,快吸!」

  小娴这时嘴里感受着父亲肉棒的粗壮和活力已经感到意乱情迷了,这时听到父亲的话语,也没多想直接交开始用力的吸吮起来。

  感受到小娴嘴巴上传来的阵阵吸力和咽喉部抵着的龟头的抽动,终於老莽剧烈的射精了,一股股的精液在小娴的咽喉处直接射入喉咙,畅通无阻的被小娴吞了进去。

  小娴也感受到了父亲射精的前奏,肉棒开始剧烈抽动着,肉棒居然在嘴里开始变长,兵乓球大的龟头变得跟鸭蛋一样大,卡在了喉咙上,骑虎难下的小娴只能把父亲射出的一股股粘稠的精液吞入肚子里。

  终於老莽的第二次射精结束了,可小娴的嘴巴却没有把龟头吐出来。

  父亲的龟头再一次变大了,把小娴的嘴巴的一部分塞的满满的。

  一时间小娴不能直接吐出来,只能一点一点的把套牢在肉棒龟头上的嘴巴拔出来,这个过程很缓慢,小娴还伸出舌头来,把龟头上最后残留的精液也扫刮了下来在嘴里品味了一下吞了下去,心里想着反正基本上全吞了也不差这一点了,那是一种有点腥的味道,虽然不是香味但小娴自己却迷恋上了这个奇特的味道。

  终於小娴艰难把龟头整个吐了出来,看着这怎么也不消停的肉棒,一次次的更加坚挺一次次变得更长更大,小娴再一次艰难的吞下了龟头开始新的一轮吮吸舔弄,同时腾出一只手开始抠弄起肉穴来,并没有责怪父亲射精让自己把精液吞进肚子里的事情。

  看到小娴把自己的精液吃掉后并没有过激的反应,本来还担心会招来小娴的反感现在悬着的心终於放了下来。

  一次次的喷薄,一次次的变大,一次次的深深含住,一次次义无反顾的吞下精液。

  周而复始,直到老莽的肉棒终於在不知道射了几次后终於软了下来,而小娴也在给自己的扣弄自慰过程中高潮了几次。

  老莽结束后还不忘再一次和小娴疯狂的舌吻起来,浑然不顾小娴刚才还含着自己的肉棒和吞过自己大量的精液,离开房门前回头望了望那湿了一大片的床单上媚眼如丝的小娴打了个饱嗝,感觉自己的肉棒又要在一次的勃起赶紧回头就走,走前还留了一句:「小娴,以后都拜托你了!」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方法占有小娴的肉体。

  小娴望着父亲离去的身影摸了摸依旧湿润的阴道口嘴里喃喃到:「哎,这个坏老头!可惜……」

  话没说完又打了个饱嗝,小娴顿时满脸羞红,这老头居然射了这么多,自己还!甩了甩头开始收拾起房间来,可不能让丈夫和儿子回来看到这房间残留的一幕。

  字节数:10706

  【完】

上一篇:妈妈骗了我 下一篇:后妈脱衣服为性教育